当前位置

首页 > 初中作文 > 初中写景作文 > 初中散文教学如何讲讲什么?

初中散文教学如何讲讲什么?

作者: 来源: 本站整理 时间: 2018-11-08 阅读:

  初中散文教学如何讲讲什么?。第一,从整首诗的意境来说,是平和舒缓的,如“月光流过门槛”、“有风从北边来,仿佛吹动了月亮的弓弦”,我们都可以感受那种而深沉的氛围,谁也不会说那北风是凛冽的,因为是“仿佛”吹动,如果是呼拉拉的风,肯定不能是“仿佛”吹动。既然这样,我们在来研究天上流过的是什么:流星是一划而过,转瞬即逝,诗人怎么能用这样一个极具动感的物象来表达自己在月光下的舒缓的感情呢?显然不可能,因为那样是不合整诗的感情节奏。我们还可以和它的上句“河岸被山影压着”来比较,这个“压”,我们同样也能感觉是有一种慢慢压下来,如果理解狠狠压在河岸,这首诗也就失去了应有的美感。

  因为面对流之不尽的深山山泉,作者更觉得是人的渺小和生命的短促,听到的是岁月的流逝,感了生命的新陈代谢,但教学参考书却把这个最终的思想抛弃了,我觉得很遗憾!

  《一个深夜的回忆》中有这么一组句子:“河岸被山影压着,有星流过旷野去”,应当说,这是本诗中意境最美的句子之一。但在对这个句子的赏析过程中,我们看到曾卓的《而深沉的意境》中说是“划破夜空的流星”,那么我要探究的问题是:这个星星是不是就要把理解为“流星”呢?

  其二,文章不在于取材多大,即使是最小的一点景色也可以寄托自己的情怀,写出很有意义的文章。学生们似乎总以为,只有那些壮观雄伟的景色才可以抒发自己的情怀,而不屑于写一些身边的东西,换句话说,学生们似乎从身边的生活中发现不了写作的素材。柳元仅仅写了一个小石潭,这个小石潭有多大呢?通过他的描写,我们发现,不过是小汪水罢了,但就是怎么一点不起眼的景色,在他的笔下却被写出了意义,发现了生活中的美丽,这值得学生好好体会。目前学生写作现状是对生活中的美视而不见,笔下空洞无物。假如我们不去依靠书本中范例去引导,仅仅靠作文前的,估计很难达到提高学生作文水平的目的。

  《济南的冬天》,第一节中,老舍用了三组对比,教参上也很明确这三组对比的特点和作用,如果照本宣科,学生肯定只能停留在“背答案”的层次上,这样语文教学就是大家都深恶痛绝的“应试”型。对提高学生语文素养没有任何好处。

  一是这里已经是所有教学书上都有解释的段落,所以不去重复。既然学生会了,你还去“精讲点拨”,那还叫“精”吗?需要你“拨”吗?但我们的教学中,却很有多教师有一种症:就担心所谓的教学重点学生不会,这样的症在语文教学中可以说比比皆是。换个角度,教师你讲了这些,考试就考吗?讲的都是些知识,而不是提高学生的能力,即使从考试的角度讲也是没有效果的,因为今天的考试基本以考能力为主,课文分析已经不是语文考试的内容了。

  我在教学过程中就深入研究一个问题:老舍怎么就能想到要运用对比的呢?学生围绕这个问题思考,教师围绕这个问题解析,最后,我们明确了大家共同思考的答案:1.因为对比能够把所要写的景物特征更明确的表现出来,所以要用;2.对比入题显得很自然,很贴近生活,所以要用;3.济南的冬天不是每个人都经历过,他用北平、伦敦等大家熟悉的地方来对比,很容易让读者理解,所以要用。接着,教师引导学生思考:你的作文中是否也有过这样的构思呢?让学生走进作家的内心,去思考文章是如何写出来的,一下子就把课堂深入到了理解与写作的层次上,由课文延伸到了语文能力,这样的课堂似乎对提高学生的语文能力更有用。

  讲选材,即作家为什么选用这些材料,而不用其他。可以说,每一篇课文都有选材的问题,但老师们却很少讲到,原因是教学参考书上没有,但这些却恰恰是提高学生语文水平最需要的,比如《鼎湖山听泉》中,第一节为什么要选写七星岩,第二节为什么要选写“山间林密”,第三节为什么要选写对联,第六节为什么要选写。为什么要写蝴蝶,等等。探究作家的思,把学生引导到作家的心灵里去,才能感受文学的真谛,因为作家是文学作品的创造者,不真正的走进他们的心灵,怎么能品出语文的味道呢?

  二是教师知道如何指导学生写作,教师体了细节的作用,把握了细节,实际是走进了作家心灵世界,深深揣摩了作家的构思。刚说过了:一个高明的作家,在他的文学作品里都会设有细节。同样一个高明的读者,就是能体察到作家所设的细节,这样,你才可能是“高山流水”。作为一名语文教师,你能把握住作家最细微的思考,你不正是了点子上了吗?也许有人说这样是不是抓了芝麻丢了西瓜,我觉得不是。试想,一个模仿秀能把被模仿对象的细节都模仿到极致,怎么能说他其他地方学不象呢?你把作家最细微的一点都了,实际就是抓住了他的思想的关键。

  什么样的背景不该讲呢?我们也举一例说明,比如《纪念白求恩》中关于白求恩的故事,在一节课上,授课教师详细的白求恩的来历,还提问了几个问题和学生交流关于白求恩的知识,我们以为这就有画蛇添足之嫌了。白求恩对于初中学生来说是一个很浅显的知识,学生都能说出一二,而本文中对于白求恩知识也没有过多的要求,我们对白求恩只要能了解就可以了,在这个环节上浪费了很多时间必将影响其他重要环节的学习。

  我是一个没有出息的人。我的感情太多,总是供过于求,经常为一些小动物、小花草惹起万斛闲愁。真正的伟人们是决不会这样的。反过来说,如果他们像我这样的话,也决不能成为伟人。我还有点自知之明,我注定是一个渺小的人,也甘于如此,我甘于为一些小猫小狗小花小草流泪叹气。这一棵古藤的在我心灵中引起的痛苦,别人是无解的。

  首先,教师要学会用优美的语言去读散文。我们在中学阶段所说的散文是和小说、诗歌、戏剧并称的文学体裁,如《背影》、《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春》等。可以说,散文是一种文学味道很浓的文体。语文课很重要的一方面是文学课,既然是文学课,就要上出文学感觉来,就像散文这样的文章,我们就必须有最起码“读”的能力。作为学生的榜样,读出教师水平来。教师能读出散文的味道,对学生激励作用是很大的。

  语文课堂上,教师语言应当是有文学涵养的,比如在和学生一起学习《济南的冬天》时,文章中有关于“小摇篮”的比喻,这里,教师就要和学生一起好好的去想象“小摇篮”和济南的冬天有什么联系,这个联系肯定是很密切的,要不,作家就不会那样形象的写出来。既然作家写出来了,说明他当时真有这样的感受,假如,我们也能领这样的感受的话,我们——教师和学生不就是走进作家心灵了吗?和文本进行对话不是在口头提一提就算了,而是要落实到行动上。我觉得,能把课文描写的情景复原,想象到自己的头脑中,这样的过程就是一个与文本对话的过程,有了这样的想象能力,一旦有了激发灵感的机会,学生也能写出很美的文章。

  天上流动的是“流星”吗?:原苏教版:《小说家谈小说·〈简单的故事精致的情节〉·〈百合花〉》、《诗人谈诗·〈而深沉的意境〉·〈一个深夜的回忆〉》

  《小石潭记》“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小石潭记》是一篇短小隽永的文章,在教学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觉得除了正常的古文基础知识要认真讲习外,有一句不可不讲,这句话就是“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看似很简单的一句,但其中的写作道理确实值得我们细细品味。

  但是,根据我个人的评价,在众多的藤萝中,最有特色的还是幽径的这一棵。它既无棚,也无架,而是让自己的枝条攀附在邻近的几棵大树的干和枝上,盘曲而上,大有直上青云之概。因此,从下面看,除了一段苍黑古劲像苍龙般的粗干外,根本看不出是一株藤萝。每到春天,我走在树下,眼前无藤萝,心中也无藤萝。然而一股幽香蓦地闯入鼻官,嗡嗡的蜜蜂声也袭内,抬头一看,在一团团的绿叶中——根本分不清哪是藤萝叶,哪是其他树的叶子——,隐约看到一朵朵紫红色的花,颇有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意味。直到此时,我才清晰地意识到这一棵古藤的存在,顾而乐之了。

  讲谋篇布局。在《我的叔叔于勒》中要问问为什么重复那句“唉,如果于勒竟在这只船上,那会叫人多么惊喜呀!”,为什么要有两段写景的句子,为什么要写我给于勒小费等,这样的问题问多了,学生自然对文章的写法有了经验积累,在作文中就有可能产生“我也按照名人的写法试一试”的想法,这样讲课该是让学生听到语文的味道了。

  第四,重点讲几个问题。学生的交流、朗读后,教师的讲析是很重要的,面对一篇课文我们该引导学生掌握什么,是体现语文教师素质与的关键所在,现在的教学参考书越来越概括,越来越简单,可以这样说,如果仅仅是照搬教参的话,已经没有办法上语文课了,所以,教师自己设计一些问题,和学生一起研讨答案就显得很有必要。

  第2节设计的问题是:作者为什么要提及这条小与《红楼梦》有关系?(目的:学生思考在写作中逐层运用铺垫的写法。)

  其三,抒发感情不必拘泥于形式,随意为之,最为自然。课文中,作者不经意的一句“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就让我们体会到那种寂寞怅然的情怀,这就是作者的高明之处。假如我们刻意去抒发情感,可能给人矫柔造作之感,中学生记叙文本来就是很短小的700字左右,不可能有大段的抒情或议论,这样的随意一处几句话的主题的写法确实很值得我们学习。

  从此以后,我最爱的这一条幽径,我真有点怕走了。我不敢再看那一段悬在空中的古藤枯干,它真像吊死鬼一般,让我。非走不行的时候,我就紧闭双眼,疾趋而过。心里数着数:一,二,三,四,一直数到十,我估摸已经走到了小桥的桥头上,吊死鬼不会看到了,我才睁开眼前去。此时,我简直是悲哀至极,哪里还有什么闲情逸致来欣赏幽径的情趣呢?

  茫茫燕园中,只剩下了幽径的这一棵藤萝了。它成了燕园中藤萝界的鲁殿灵光。每到春天,我在悲愤、惆怅之余,惟一的一点安慰就是幽径中这一棵古藤。每次走在它下面,嗅到淡淡的幽香,听到嗡嗡的蜂声,顿觉这个世界还是值得留恋的,人生还不全是荆棘丛。其中情味,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不足为外也。

  “惆怅春归留不得,紫藤花下渐黄昏。”今天,我站在院子的中心上,远远地看着花期将尽的紫藤,几分惋惜,几分满足。这个春天里,我分享了紫藤在这个庭院里给我带来的美丽,我也知道,还须耐心等待下一个花期。

  小径另一面是荷塘,引人注目主要是在夏天。此时绿叶接天,红荷映日。仿佛从地下深处爆发出一股无比强烈的生命力,向上,向上,向上,欲与天公试比高,真能使懦者立怯者强,给人以无穷的感染力。

  出,向右转,只有二三十步,就走进一条曲径。有二三十年之久,我天天走过这一条,到办公室去。因为天天见面,也就成了司空见惯,对它有点漠然了。

  在这段话的感叹中,我以为作者感叹的重点既不是“历史”,也不是“美感”,而应当是“生命”!

  然而,这一条幽径却是大大有名的。记得在五十年代,我在故宫的一个城楼上,参观过一个有关《红楼梦》的展览。我看到由几幅山水画组成的组画,画的就是这一条。足证这一条是同这一部伟大的作品有某一些联系的。至于是什么联系,我已经记忆不清。留在我记忆中的只是一点印象:这一条平平常常的是有来头的,不能等闲视之。

  那个早晨以后,我每次散步,都会来到这一片美丽的紫藤身边。晨光熹微之时,我去看那挂着寒意的小花,娇嫩而坚强地着;夕阳西下之时,我去看那披满霞光的小花,丰满而执著地着;彩灯霓虹之时,我去看那身着夜色的小花,朦胧而娇羞地着……这些日子,不知紫藤是否听懂了我每天的脚步声,在这个朴素的庭院里,有人为她写下了诸多的文字,这些文字,记录了我在她身边散步时的,虽然紫藤不用语言和我对话,但她用开花的方式向我诉说着它的过去与现在,每次走在长廊里,我都能听到。

  其一,文章不在于长短,而要有一个主题。不少学生在写作的时候,似乎不懂得什么是主题,总以为写作文就是把事情写清楚,把人描写生动就可以了。这说明学生们还是没有写作文的诀窍,也就是说,把事情写清楚,把人写生动的目的是什么呢?写文章不能没有目的,学生们的作文质量之所以总是提不上去,和不能主题有很大的关系。不要对学生讲大道理,那些空洞的文章作法对这些十多岁孩子来说是没什么实际意义,他们需要的是鲜活的例子,柳元在这几百字的短文里就了他的和追求,这就是很好的实例。如果学生能从这短小的文章里领会到这一点,那这样一篇文章真的没白学。

  咬文嚼字。为什么用“梅花一枝开”,而不是“梅花数枝开”,学生搞懂这个,自己在写作中就能很好的模仿。

  第二,对课文的题目做一点比较的解释,激发学生的读课文的兴趣。在学生眼里,“幽径悲剧”可能不过是对一株古藤死亡的痛惜罢了,这是学生这个年龄层次上的理解,而我们老师要做的是引导学生学会深入问题,既然文章重点写一株古藤死亡,为什么不叫“古藤悲剧”?通过这样三个小问题,一下子就把学习的深度提高了,如果不深入文本,这些问题可能很难找到答案。也就是说,作为语文教师,带领学生阅读,要把教师的作用体现出来,怎么体现呢?就是让学生把自己思考的深度和你思考的深度做对比,在比较中感受教师的语文思考与课文的美。在我们使用的教学参考书上,没有这些问题设计,这需要我们有的思考。

  第二,“有星流过旷野去”应当理解为天上的星星慢慢从旷野的上空流过,这里是用一种舒缓的动感来体现深夜的,只有这样,才能符合诗歌完整的意境。这里,还可以举杜甫《旅夜书怀》中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来佐证,这两个句子也是有表达舒缓之美的意境的:“月涌大江流”一句中能不能把“涌”字理解为一个极为动感的词呢?当然不能,虽然在我们现代汉语中,这个动词所表达的是动作幅度较大的“冒出”,但这里应当理解为“慢慢升起”,这样才能和前句中的的“垂”呼应。这样的理解该没人反对吧。

  看到这些,我忽然有些,朴素的紫藤没有牡丹的艳丽,没有荷花的硕大,更无茉莉的清香,只以自己的藤蔓依附在廊柱上,开着不太让人注目的小花,当这样一簇花儿生长的庭院时,似乎就更不为人所关注。而我,在这里生活了四年,竟然也没有感受到它的存在,实在是很不应该。生活中有许多的美丽都因为我们的视而不见随风飞逝,对于美丽来说,是一时的遗憾,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生的遗憾。毕竟,美丽不会总在那里等待欣赏的人,错过了,可能就会无缘。这样一簇美丽的紫藤,在我不长的人生途中,一晃,竟然错过4年。四年里,这个角落里云起云落,花开花谢,一切都在无声更替。

  但是,这也不行。眼睛虽闭,但耳朵是关不住的。我隐隐约约听到古藤的哭泣声,细如蚊蝇,却依稀可辨。它在被人。它在这里已经呆了二三百年,同它所依附的大树一向和睦相处。它虽阅尽沧桑,却从无害人之意。每天春天,就以自己的花朵为增添美丽。焉知一旦毁于愚氓之手。它感到万分委屈,又投诉无门。它的灵魂死守在这里。每天月白风清之夜,它会走出来显圣的。在大白天,只能偷偷地哭泣。山头的群树,池中的荷花是对它深表同情的,然而又受到自然的约束,寸步难行,只能无言相对。在茫茫中,人们争名于朝,争利于市,哪里有闲心来关怀一棵古藤的呢?于是,它只有哭泣,哭。

  一节课下来,通过朗读、提问等方法,和学生一起走进作者、走进文本,让学生体会作者那种深刻的人生思考,让作者的人生思考感染学生,学生们在课堂上受到心灵的浸润,笔者以为,这是语文课堂应该有的一种氛围。

  所以,我们可以说:“有星流过旷野去”的星星不能说是“流星”,就是天上的普通的星星,在旷野的上空慢慢的流动着,这才显示了诗歌的意境美。

  在所有的这些神奇的东西中,给我印象最深、让我最留恋难忘的是一株古藤萝。藤萝是一种受人喜爱的植物。清记中有不少关于藤萝的记述。在古庙中,在名园中,往往都有几棵寿达数百年的藤萝,许多故事也往往涉及藤萝。北大现在的燕园,是清代名园,有几棵古老的藤萝,自是意中事。我们最初从城里搬来的时候,还能看到几棵据说是明代传下来的藤萝。每年春天,紫色的花朵开得满棚满架,引得游人和蜜蜂猬集其间,成为春天一景。

  再次,用“立体”的语言去解读课文。写景抒情的散文,在学生看来,一般都显得比较“空洞”,这是学生的年龄特点和生活经历与学习经历共同作用的结果。年龄一般是1﹀15岁,这个时期学生思维还是比较简单,抽象思维还在启蒙阶段,他们还缺乏对生活中美的概括能力,往往是看到什么景色就单纯感觉到一点,不能将以往看过的景色与眼前的景色进行融合成一幅更理想画面。到了写作时候,头脑的再现能力也很薄弱,所以,初中学生写不出很好抒情散文的原因也在于此。

  第三,朗读课文,课堂上不朗读课文,学生的理解可能就不能深入,也许有人说,学生课外都朗读过了。但我以为,那样的朗读没有课堂上这样庄重的气氛,在不同的氛围中对语言的感受程度肯定是不一样的。第一课时中,我带领学生朗读的段落是第3、4、5节。也就是说,也不是每一个段落都是需要朗读的,假如没有重点的读,可能学生会觉得很累,那就不是一种学习语文的享受了。在读第4节的时候,我特别强调“向上,向上,向上,欲与天公试比高”几句,让学生反复的读,体会其中表达的对生命力赞美的感情。

  第3﹀5节主要和学生一起赏析写景的目的和作用,这一部分教学参考书中谈的比较细致,这里就不再多说了。

  第1节设计的问题是:我们天天都有一条上学的,走在这条上,你能不能像作者一样去思考一些事情呢?大家自己说说在上学上通常都看到了什么,有没有值得你思考的。(目的:学生和作者一样注意观察生活,留心生活中有意义的细致微小的事情。)

  不管是在山上,还是在湖中,一到冬天,当然都有白雪覆盖。在湖中,昔日的潋滟的绿波为坚冰所取代。但是在山上,虽然落叶树都把叶子落掉,可是松柏反而更加抖擞,绿色更加浓烈,意思是想把其他树木之所失,自己一手弥补过来,非要显示出绿色的威力不行。再加上还有翠竹助威,人们置身其间,决不会感到冬天的萧索了。

  这万般泉声,被一支看不见的指挥棒编织到一起,汇成一曲奇妙的交响乐,在这泉水的交响之中,仿佛能够听到岁月的流逝,历史的变迁,生命在诞生、成长、繁衍、死亡,新陈代谢的声部,由弱到强,渐渐展开,升腾而成为主旋。我俯身倾听着,分辨着,犹如融于水中,随泉而流,游遍鼎湖。又好像泉水汩汩滤过,冲走污垢,留下深情,任我品味,引我遐想。啊,我完全陶醉在泉水的唱歌之中。

  然而,我快乐得太早了,人生毕竟还是一个荆棘丛,决不是到处都盛开着玫瑰花。今年春天,我走过长着这棵古藤的地方,我的眼前一闪,吓了一大跳:古藤那一段原来凌空的虬干,忽然成了吊死鬼,下面被人砍断,只留上段悬在空中,在风中摇曳。再抬头向上看,藤萝初绽出来的一些淡紫的成串的花朵,还在绿叶丛中微笑。它们还没有来得及知道,自己赖以的根干已经被砍断,脱离了地面,再没有水分供它们了。它们仿佛成了失掉了母亲的孤儿,不久就会微笑不下去,连痛哭也没有地方了。

  其次,教师要用文学的语言去解释课文。所谓解释课文,不是叫我们去按照教学参考书给我们的那些资料去肢解课文,而是用自己形象生动的语言去和学生沟通,把课文中那些文学元素形象准确的表达给学生,这样,学生才可能接受到文学教育,否则,教师用很枯燥的语言把课文美丽的意境讲给学生听,简单的说就是让学生把教师的语言为课堂笔记。这样的语文课堂就没有美可言了。教师是上课的机器,学生是学习的机器,师生合在一起是应试的机器。

  四年来,我一直在这所简朴的庭院里工作,每一天,我都几乎都要把这不大的庭院转看一遍。起初,靠近紫藤萝的是学校的毕业班,更是我来的最多的校园一角。尽管如此,似乎对于靠近教室的藤萝好像没什么印象,记忆中似乎也就是几棵屈曲盘旋的虬枝。听这里的同事说,是几年前栽下的紫藤。每每散步走到花园时,却忽略了如此美丽的存在。虽然四年来我没有过多的关注它,她依然以旺盛的生命力在不大的庭院里展示着它的青春风姿,终于在这个薄雾的清晨中深深吸引了我。

  在和学生一起解读文本到最精彩的那段“买橘子”的背影时,该教师没有花费很多时间去研究“背影”,而是和学生一起探究父亲穿的衣服:“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问了学生一个问题:“这里和课文后面的一句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是照应的,为什么要强调是‘青布’呢?”学生们在略做思索后就有了答案:贫穷、丧事。教师又进一步引导学生把“买橘子”和我的“紫毛大衣”做对比,同样达到了“父爱”的效果。

  想到这里,我又为自己庆幸,好在这个春天,我走进了这个美丽的世界,以后的日子还很多,我会用心去欣赏,去珍惜。每年中的这些日子,我一定都会驻足在这淡淡清香的藤萝下,感受她的美丽,倾听她的声音。

  这一条在燕园中是极为幽静的地方。学生们称之为“后湖”,他们很少到这里来的。我说它平平常常,这话有点语病,它其实是颇为不平常的。一面傍湖,一面靠山,蜿蜒曲折,实有曲径通幽之趣。山松翠柏,杂树成林。无论春夏秋冬,总有翠色在目。不知名的小花,从春天开起,过一阵换一个颜色,一直开到秋末。到了夏天,山上一团浓绿,人们仿佛是在一片绿雾中穿行。林中小鸟,枝头鸣蝉,仿佛互相应答。秋天,枫叶变红,与苍松翠柏,相映成趣,凄清中又饱含浓烈。几乎让人不辨四时了。

  我仔细端详着一簇紫藤:枝干苍劲泛着绿意,用手拉一下,富有弹性,挂着露珠的叶子如小姑娘绿色的裙摆在晨风中随风飘动,沁脾的花香浸透了四围的空气。枝干依偎在长廊柱子上,像一对情深意浓的情侣,让人不禁心动,让不大的花园充满爱意。最招人喜爱的是那缀满枝头的紫藤花,白居易曾感叹“藤花无次第,万朵一时开”,确实让人目不暇接,你看那些淡紫色的小花在晨雾中悄悄着,如漫天星星在雾中若隐若现,成为小小庭院里一番别样的风景。如此美丽的紫藤花在遍布这个小小角落,已经陪我走过了四个春夏秋冬。

  那是一个有雾的早晨,我起得比较早,照例在校园里散步,当走到花园附近时,一股淡淡的清香在薄雾中飘散,直扑我而来,原来,这是在我们校园里已经生长多年的紫藤。

  经过了史无前例的十年,不但人遭劫,花木也不能幸免。藤萝们和其他一些古丁香树等等,被异化为“修正主义”,遭到了无情的诛伐。六院前的和红二三楼之间的那两棵著名的古藤,被、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掉。是否也被踏上一千只脚,没有调查研究,不敢瞎说;不得翻身,则是铁一般的事实了。

  讲背景:确实是对理解文章很有必要的可以讲,一些无关的遗闻逸事就不该再之列。哪些是该讲的?我们举一例说明,比如《紫藤萝瀑布》中的有关作者璞弟弟去世的背景就要好好的讲,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作者为什么看到紫藤萝能受到深刻的,得出“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人生。可是我们在听这课教学的时候,却发现有的教师没提到这个背景,那确实是很遗憾的。

  面对这样年龄群体,我们最好用“立体”的语言去和学生一起研究文本。比如在“薄雪覆盖下的小山”一节中,教师运用画简笔画的方式,再现散文描写的画面,用形象的语言告诉学生作家描写的情形,引用“一切景语皆情语”很浅显的文学评论帮助学生理解。有这样形象的语言,浅显的佐证,还有教师的一些合乎实际的体态语,学生基本上在自己的头脑里能够再现作家描写的画面,而且是一种文学形象的再现。笔者以为,这就是真正的走进了文本,走进了作家的心灵。

  讲细节:朱自清的《背影》是八年级的一篇课文,这是一篇经典文章,历来有很多有名的教师上过这一课,也有很多出彩的典型课例。我最近听了学校里一位青年教师的教学,我感觉她把握细节就比较好。

  举例:《鼎湖山听泉》《教学参考书》是这样写的,透露出对人生的见解是:“历史是生生不息的,美感是充满生机的。”我觉得这样的诠释不完整。

  今天,很多学生接触真正的朗诵的场面很少,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好多中小学的语文课堂上,很难找到朗诵好的学生。原因很简单:学生们接触到的朗读生活经验太少了。在学生们看来,朗诵就是拿腔拿调,是一种非常规的语文学习生活。这样的看法在我们中小学里比比皆是。所以,在教学散文时,教师要把自己朗读的功夫拿出来,这样才可能构建一个有文学味道的课堂。

你是否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如果本站文章对您很有帮助,您不妨为本站投稿,或者将本站(玫瑰作文网mgzww.com)推广给需要的同学,谢谢!

赞助推荐